更多

第一財經周刊:在HIHEY網上賣藝術品,定價權交給“天使收藏家”

和許多人每天要上淘寶逛一圈一樣,李萬紅習慣在每天下班之后點開收藏夾里Hihey藝術網的頁面。查看了尺寸等細部特征之后,她會支付保證金,并和朋友約好在這件藝術品所在的拍賣場次一起競拍。

HIHEY不是國外某個知名畫廊的線上平臺,而是由一群美術學院的年輕人創辦的藝術品在線拍賣網站,獲得了1000萬元風險投資,于2011年4月上線。

這家網站販賣國內年輕藝術家創作的當代藝術品。創始人兼CEO何彬本身畢業于美術學院,他希望用電子商務平臺的形式吸引互聯網一代,讓盡可能多的年輕人發現、討論與收藏藝術。

像李萬紅這樣喜愛藝術、具有經濟實力,卻沒有多少收藏經歷的人是Hihey鎖定的目標。李萬紅目前自己運營一家金融公司,在朋友的介紹下成為注冊用戶之前,她從沒接觸過藝術品這個領域。

HIHEY上的藝術品價格都低廉,也從來不像大拍賣行那樣對買家設立高高的門檻—HIHEY上的藝術品起拍價都是0元,作品最終的價值完全取決于買家愿意為它掏多少錢。這徹底顛覆了畫廊以及拍賣行往往會給作品估價的傳統。而在Hihey已成交的1830件作品中,60%的作品價格在5000至10萬元之間,區間雖大,但與吳冠中、曾梵志等“大家”動輒上百萬美元的作品價格相比,還是顯得很“平價”。

為了盡可能降低價格,HIHEY的作品大都直接來自藝術家,收取的傭金僅為10%至30%,遠低于傳統畫廊的50%。這也讓HIHEY與國內傳統畫廊的關系顯得十分微妙。何彬表示有200家以上的畫廊與HIHEY簽約合作,但它們大都不愿意露出自己的Logo。

另一方面,HIHEY依靠3.8萬件可售作品的基數,每三天就會進行一場競拍,極大分散了買家,因此后者通??梢砸暂^低的價格買到自己心儀的作品。這樣做的好處還在于能提升用戶粘性。買家文浩告訴《第一財經周刊》,他每兩天就要刷一次網站,每個月都要入手一件藝術品。據HIHEY自己的統計,50%以上的買家會重復購買。2013年,Hihey已實現了盈虧平衡。

HIHEY還為這些藝術品“菜鳥”準備了提升知識和品味的線下活動,順便為網站做推廣。它們在北京798藝術區設有自己的線下畫廊,會定期與線上聯動舉辦展覽、講座等藝術活動。李萬紅就是參加了Hihey的一場線下活動才拍下了人生第一件藝術品的——兩幅油畫,成交價在2萬元左右。在之后的兩年中,李萬紅又陸續在HIHEY上拍到了十幾張價位相同的畫。

在HIHEY的客戶中,除了傳統拍賣行和畫廊最青睞的金融和地產從業者,還有不少是技術企業主或者大學教授。對藝術品的升值,他們抱著樂見的態度,但這并不是他們購買藝術品的初衷,更多的是個人興趣。畢竟,手中這些年輕藝術家成為下一個張曉剛或者周春芽的幾率可能只有千分之一,而等待的時間則要超過30年甚至更長。

HIHEY把這些買家叫做“天使收藏家”。他們像“天使投資人”培育年輕創業者一樣,為年輕的藝術家提供資金,讓他們可以用自己的創作養活自己。

何彬的目標是想建立一個全新的“藝術生態圈”。藝術家不再像以前一樣靠不斷參加線下的展覽來刷新自己的簡歷,而是把自己的作品放在這個平臺上,通過HIHEY的網站、微博、微信等新媒體渠道做推廣;另一方面策展人、收藏家不用逛遍畫廊、展覽,而是通過這個平臺發現年輕藝術家和心儀的作品